• 业务咨询
  • 业务咨询
  • 客服服务
  • 投诉建议

4000-028-020

中国女排北京集训一人应召入队 郎平考验四二传

发布者:信义彩票-信义彩票官网-信义彩票app-信义彩票下载 浏览79次 【2020-04-10 05:41:40】

  今天,一则来自意大利的消息引爆网络,据意大利《排球新闻》网站报道,由于奥运会延期,朱婷将继续留在国内,她将从天津转会至辽宁,而天津女排则瞄准了荷兰的斯洛特耶斯和捷克的克桑尼约娃。此外,该报道中还罗列了北京、上海、广东等队伍的意向外援。

  这样一则报道有多高的可信度?从消息源上,目前尚未找到第二家给出相似报道内容的主流媒体,因此很难验证这一消息的真实性。从逻辑上讲,目前受疫情影响,欧美各大主流女排联赛不是处于停摆状态,就是还未确定新赛季的具体安排,在本赛季还未完全结束、新赛季何时开启又尚未确定的情况下,即便球员有转会需求,最多也只是停留在意向阶段。

  从现实角度出发,即便上赛季有了新赞助商的辽宁女排确实有意愿和实力引进朱婷,但2021年既是奥运年,同时也是全运年,不出意外,2020-2021赛季中国女排超级联赛的赛程还是会像上赛季一样紧密,联赛也将成为全运会难得的练兵场。如果奥运会在七八月举办,全运会大概率不会相隔太久,因为第十四届全运会在陕西举办,太晚开赛的话,那里的气候将不太适宜举办综合型运动会。而奥运会和全运会相隔越近,留给各队备战的时间越短,毕竟中国女排的国手在地方队都是顶梁柱,她们在国家队备战奥运会,地方队就很难针对全运会磨合阵容。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再引进球员,占据本队球员的位置、压缩阵容磨合的时间和机会,恐怕与各地方队的利益不符。综上所述,《排球新闻》的这则报道更像是一些经纪人借机炒作,推销旗下的球员,可信度其实并不高。

  4月4日,全国各地各族人民深切悼念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正在集训的中国女排也在上午10点停止训练,观看悼念活动节目直播,并集体默哀。

  为了保护运动员和教练员的安全,包括中国女排在内的各支国家队基本都处于封闭集训当中,《中国体育报》这次报道中流出的中国女排集体照,几乎是这支备受关注的队伍自春节后集中以来首次在公众视野中亮相。虽然受站位影响,部分第二排的队员被遮挡,但还是可以从图中辨认出目前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集训的中国女排18人名单。此外,训练馆墙上“强项更强,恶补短板”的标语也格外醒目,这本是中国男排训练馆里的一句标语,如今被女排使用,也可看作是全队备战过程中努力的方向。

  与中国排协1月21日公布的国家女排集训名单相比,当时被列为“暂不参加集训”的刁琳宇出现在图片中,而暂不参加集训的另外两名队员倪非凡和郑益昕仍没有参加国家队的训练。

  中国排协《关于组织国家女排2020年集训的通知》(2020年1月21日)

  虽然东京奥运会的延期举办让中国女排的备战时间变得更为充裕,但分析中国女排现有的备战阵容不难发现,队伍的人员框架已经基本锁定在这18人之中。除了这18名队员之外,在集训通知中被列入“暂不参加集训”之列、但至今仍未参训的郑益昕与倪非凡,无疑是距离奥运名单最近的两个人,可留给二人的机会恐怕不多了。

  郑益昕在排超联赛结束后前往泰国钻石食品女排效力,已于3月22日回国,按照回国后接受14天的医学观察推算,郑益昕理论上应于本周解除隔离。而国家公祭日是上周六,因此她没有出现在体育总局训练局并不意外。但考虑到中国女排在与世界强队的对抗中可能更看重副攻的拦网控制能力,而非得分过轮能力,再加上现有的18人阵容中已经有5人争夺副攻位置的名额,郑益昕前往东京的可能性不算高。但不能忽略的是,凭借在后排的一传能力,以及在二号位突出的得分能力,郑益昕“副攻改接应”的尝试或许还有机会。

  倪非凡所在的自由人位置,林莉是2016年的奥运冠军,王梦洁则在2019年的世界杯上主打并随队夺冠,两人论能力和资格都在倪非凡之上。况且与郑益昕留洋的情况不同,倪非凡人在国内,如果国家队需要的话,她应该已经到北京报到了。倪非凡在江苏女排的队友刁琳宇的出现就很能说明问题,两人同在“暂不参加集训”之列,但刁琳宇已经到队,而倪非凡则仍未出现,侧面也说明郎平指导至少在现阶段还没有考虑比东京奥运更长远的人才储备计划。毕竟奥运会不同于其他几大赛事,一支队伍的报名队员仅限定为12人,这也就意味着各队主教练原则上只会留给自由人位置一个名额,让3名队员竞争1个名额显然是没有必要的。

  主攻线:以位置划分,中国女排出征奥运的12人阵容中,主攻位置的四人组是相对比较稳定的。朱婷和张常宁这对首发主攻组合在世界杯上包揽进攻榜前两名,其他各个技术环节也非常稳定,不客气一点,甚至可以说是当今女子排坛最全面的主攻组合。

  刘晓彤不但拥有目前中国女排唯一的一手大力跳发,保障环节相比年轻主攻也更加稳定,她更是依靠自己在重要比赛中的屡次出彩发挥为自己赢得了“福将”的美誉,只要身体状态不出现过大滑坡,刘晓彤仍然是非常稳妥的替补主攻人选。

  20岁的李盈莹已经是国家队三年级生了,去年开始全面接受一传锻炼的她,进步有目共睹,而由朱婷、李盈莹以及改换到接应位置的张常宁组成的中国女排最强边攻组合,也是中国女排在迎战攻防俱佳的强手时很有可能祭出的阵容。整体来看,带4名主攻参加奥运会是比较合理的。

  二传&自由人:二传和自由人两个位置上看似竞争人员较多,但由于留给这两个位置的名额是固定的,局势也就相对明朗。征战奥运会,二传肯定是要带两个人,自由人则只可能带一个,所以二传位置是“四选二”,自由人位置则是“二选一”。

  以丁霞在2019赛季表现出来的对中国女排进攻节奏掌控能力和与两个主力副攻的配合熟悉程度来说,她是当今中国女排主力二传的最佳人选。剩下的三人之中,姚迪稍占优势,因为从技战术角度看,姚迪在国家队和地方队中,与几名主要攻手都有过较长时间的配合经历,而天津女排本赛季主打的进攻风格也与中国女排的高快结合相近。

  这一点上,刁琳宇虽然在江苏女排也与张常宁和龚翔宇两大国手长时间磨合,但江苏女排2019-2020赛季在进攻中更强调绝对的拉开速度,而非高快结合,在国家队和地方队之间,刁琳宇难免要经历一个节奏上的变化和适应过程。而梅笑寒在联赛和世俱杯中均展现出了不俗的技术水平和适应能力,作为新人,她能在国家队发挥出什么样的水平,还需要训练和比赛来考验,奥运会延后的一年,恰好给了她更充分的时间来证明自己。

  自由人位置上,林莉技术能力更加全面,王梦洁则占据年龄优势,更有冲劲。虽然很难取舍,但毕竟名额有限,中国女排教练组只能在二人之中综合考量竞技状态及其他因素做出选择。

  副攻&接应:副攻和接应位置上,其实主力人员也没有悬念,颜妮+袁心玥的副攻组合,以及攻防均衡的龚翔宇是中国女排的绝对主力。这两个位置的人员选择之所以可能产生变数,与12人名额在各个位置的分配有关。

  里约奥运会,中国女排采用的是4主攻、3副攻、2接应、2二传和1自由人的12人方案。如前文所述,2名二传和1个自由人的配额基本不会改变,主攻位置由于涉及一传和调整攻等对体能和注意力要求较高的技术环节,通常在名额分配上也不会比4人再少,可能出现变化的也就是在接应和副攻位置上。

  一般来说,由于场上至少需要有一名接应,12人名单中带2个接应以应对意外情况也是必要的。但在中国女排目前的阵容中,张常宁本身就有过打主攻和接应两个位置的成功试验,而2020年重新回到国家队的刘晏含也拥有类似的属性,她的回归为中国女排的奥运阵容增加了一个变数,中国女排或许可以利用刘晏含和张常宁的位置适应性,从边攻手中省出一个名额,转而补强其他位置。

  相对而言,如果中国女排沿用里约奥运会的位置分配方式,副攻位置是相对板凳深度偏弱的,在颜妮和与袁心玥之后,中国女排的第三副攻人选各具特色,但距离国际顶尖水平的副攻在身体条件和运动能力上还有一定差距。再加上随着奥运会延期一年,颜妮的伤病和状态控制更需注意,因此在副攻位置上多储备一个替补也是完全可行的一种方案。

  要实现4副攻的人员架构,势必要从其他位置拿掉一个名额,2个二传和1个自由人都已经不能再少,只能在主攻和接应位置上做文章。如果在12人中同时放入张常宁和刘晏含,从4主攻和2接应中省出一个名额并非不可能。只是如何取舍,还需要教练组综合考量。

  东京奥运会已经确定将延期一年举办,中国女排又将如何应对?客观上,奥运会的延期确实增加了中国女排的备战难度,因为现年33岁的颜妮、30岁的刘晓彤和曾春蕾一年后都要再年长一岁,身体状态或许会出现一定的下滑。但只要她们能避免大的伤病,在地方队的保护和国家队的系统训练支持下,相信一年的延期对她们的影响是在可控范围内的。

  更进一步说,2021年是全运年,这几位老将又都是各自地方队中的绝对主力和精神支柱,想必她们即便有退役的考虑,也至少会坚持到打完全运会。也就是说,几位老将本来最早也只会于2021年夏天后退役,奥运会延期一年,并不会彻底打乱她们的计划。

  站在全队备战的角度,目前中国女排和日本女排是仅有的两支正在集训备战奥运的女排国家队,考虑到疫情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传播情况,其他球队距离恢复集训还有一定时间。如果奥运会如期举办,中日两支队伍理论上将在备战系统性上占据优势。但别忘了,论队员的个人实力,中国女排虽然拥有“世界第一主攻”朱婷,但与塞尔维亚和意大利等主要竞争对手相比,中国女排更强调整体的发挥和临场的应变,而这两点也需要通过大量的比赛才能实现。要知道,一支球队除了需要通过训练和比赛暴露和改进自身问题外,也需要通过比赛了解对手,从而制定应对措施。中国女排往往能变在对手之前,除了队伍的战术执行能力外,背后大量的数据分析和战术推演也必不可少。

  如果没有爆发新冠肺炎疫情,2020年中国女排将在主场打完世界女排联赛6周(含总决赛)的比赛,还有机会参加奥运会排球测试赛,先于其他主要竞争对手适应奥运会的比赛场地。随着疫情的爆发,这些优势似乎都无望于2020年兑现,这对中国女排来说并不是好消息。而少了通过比赛观察对手的机会,中国女排能否在每一场遭遇战中都有充足的应对措施也很难保证。综合来看,奥运会延期一年对中国女排的备战影响有限,如何利用比对手多出来的训练时间提高自己,把最强的12人带到东京,才是中国女排面对的核心课题。